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渐冻人症 >> 正文

夏科病

发布时间:2017-12-19  来源:   阅读:0

  曾疯传网络中的“冰桶挑战”大家是不是还记得,这是1场针对关爱渐冻人患者发起的爱心捐助活动,或许大家都知道渐冻人症是1种堪比“癌症”的“绝症”,患者在确诊后,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日子便以天数计算了,渐冻人症又称运动神经元病、夏科病、卢伽雷病,至今病因尚不明确,通常认为20%的病例可能与遗传及基因缺点有关,另外会有部份环境因素,如遗传、重金属中毒等。

夏科病

   夏科病——1个比癌症更可怕的疾病

  肌萎缩侧索硬化(ALS)也叫运动神经元病(MND),后1名称英国经常使用,法国又叫夏科(Charcot)病,而美国也称卢伽雷氏(Lou Gehrig)病。我国通常将肌萎缩侧索硬化和运动神经元病混用,通俗的叫法是“渐冻症”。它是上运动神经元和下运动神经元损伤以后,致使包括球部(延髓安排的这部份肌肉)、4肢、躯干、胸部腹部的肌肉逐步无力和萎缩。

  ALS的出现常常悄无声息。得病早期虽无疼痛,但患者神经细胞安排骨骼肌的能力遭到影响。他们会出现1些细微的症状,如走路磕绊、行动笨拙和口齿不清。而这些症状常常会被忽视。

  法国神经病学先驱让-马丁·沙尔科(Jean-Martin Charcot)在1869年首次提出并命名该病,所以此病在法国又称为夏科病,通过“肌萎缩侧索硬化”这个名称概括了此病的特点:“肌萎缩”指肌肉缺少营养;“侧索”是脊髓的1个区域,是死亡的运动神经元所在的位置;“硬化”则是指神经退化进程中的组织硬化或瘢痕化。

  虽然这是1种致命的疾病,但不知为什么,也有约10%的患者生存期到达10年以上。这部份患者中就包括著名物理学家史蒂芬·霍金,他已在ALS的折磨下生活了50余年。霍金先生让更多人了解了渐冻症。

  据了解,患者病发时,脑部和脊髓的运动神经元会开始死亡,而这些细胞的功能是从大脑经脊髓向肌肉发出信号。因此这将致使患者的活动能力、敏捷程度、语言能力乃至吞咽功能降落。

  大多数患者脑部高级认知功能并未受损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1点点地被疾病吞噬。他们很快就被困在轮椅上,终究卧床不起,然后逐步丧失交换、进食或呼吸的功能,大多数患者会因呼吸衰竭在3~5年内去世。

  即使无药可治仍需坚持用药

  美国FDA和欧洲EMA唯1批准用于医治ALS的药物是谷氨酸阻滞剂利鲁唑,利鲁唑适用于延长肌萎缩侧索硬化(ALS)患者的生命或延长其发展至需要机械通气支持的时间。临床实验已证明利鲁唑可延长ALS患者的存活期。存活的定义为不需插管进行机械通气也未接受气管切开的存活患者。 没有证据表明利鲁唑对运动功能、肺功能、肌束震颤、肌力和运动症状具有医治作用。在晚期ALS患者中利鲁唑未显示出疗效。仅在ALS中研究了利鲁唑的安全性和有效性。因此,利鲁唑不得用于任何其他类型的运动神经元病。

  由于进口的利鲁䂳片价格昂贵,很多患者家庭无力负担,为此推荐大家购买国内鲁南制药生产的协1力利鲁唑片。相比进口的利鲁唑要便宜很多,能大大减轻患者家庭负担。

  通过对照中美两国药品销售数据,我国近5年用于医治ALS的利鲁唑销量不足美国的4%,最根本的缘由是昂贵的价格让患者望而生畏。中国医师协会从2005年起策划组织了“熔化渐冻的心”社会公益项目并成立了渐冻人专项委员会,希望通过对“渐冻人”的各种支持唤起全社会对这1弱势群体的关注。

  鲁南制药团体秉持“造福社会 创造美好生活”的经营主旨,热情公益事业,积极回报社会,从2015年起与中国医师协会密切合作,为切实减轻患者负担、提高临床服务水平,2016年计划投入100万元设立“鲁南制药用爱解冻”专项支援基金,并捐赠3000盒自产利鲁唑片(协1力),向中国的ALS患者献出企业的爱心。

  关爱生命,更要关注身体健康状态,希望愈来愈多的人能够意想到夏科病这类罕见病的危害,从而做好生活中的预防,同时也希望国内政策给予患者更多的帮助和支持,不让渐冻症患者以1己之力对抗困苦,通过医保体制变革,让渐冻症患者感遭到制度暖意,他们才更有气力向前。

标签: